光明日報:暢達郵路上,“信使”奔走忙

李曉 訾謙 陳之殷 王斯敏2022-04-21來源:光明日報

  編者按

  “從前的日色變得慢,車、馬、郵件都慢”,一句歌詞,恰是舊時邊遠山村、貧困地區郵政事業的真實寫照。今天,隨著交通、經濟、科技等發生巨大飛躍,郵件、物資、信息的流通日益便捷,郵政事業作用更加凸顯、職責更為多樣。

  習近平總書記對郵政事業高度重視。在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上的重要講話中,總結脫貧攻堅取得的重大歷史性成就時,總書記專門提到“具備條件的鄉鎮和建制村全部通硬化路、通客車、通郵路”;黨的十八大以來,總書記多次為“馬班郵路”王順友等平凡勞動者“點贊”、肯定“快遞小哥”的作用貢獻、強調積極發展農村電子商務和快遞業務等。

  今天,在通往鄉村振興的道路上,郵遞員、快遞員們日日奔忙,把生活的溫暖與發展的希望送到祖國大地的每個角落。我們共同聆聽郵路上新時代“信使”們的故事,并請專家深入解析郵政事業在鄉村振興中的重要作用。

  做一只“海上郵路中的鴻雁”

  講述人: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全國勞動模范、中國郵政集團有限公司珠海市分公司外伶仃島郵政所營投員 謝堅

  外伶仃島,在祖國版圖上只是零星一點,但它緊靠港澳,臨近國際航線,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從珠海香洲碼頭到外伶仃島的27.5海里以內,是中國郵政集團有限公司珠海市分公司外伶仃郵政營業所為駐島邊防官兵和百姓服務的海上郵路。

  1988年,我退伍后到外伶仃島郵政營業所工作,一干就是30多年。當初這里不通電,照明靠煤油燈,蔬菜必須從內陸運來,沒有淡水更是常事。如果碰到臺風、大霧等惡劣天氣,運輸船停駛,日子就更是難過。有人問我,又不是沒有其他選擇,為啥要留在這里?我說,綠色軍營和綠色郵政,都是服務人民的綠色家園。我習慣這種環境,更愛這身綠色制服。

  當時,外伶仃島通信落后,信件往來幾乎是漁民與外地聯系的唯一方式。島上流動人口多,居住地經常變更,導致寄達海島的很多郵件沒有詳細地址,只寫著“珠海市外伶仃島某某收”字樣。那些年,我常常為了送一封信奔忙好幾天,向幾十人甚至上百人打聽。有一次,從廣東臺山發來一封電報,內容只有四個字:“妻子順產?!苯涍^多方尋找,我終于在一艘船上找到了收件人梁金慶。他收閱后,抱著我喜極而泣。原來,他妻子有心臟病,懷孕時醫生曾說,生小孩會很危險。因此,收到喜訊的他激動萬分。

  30多年來,我為海島軍民投遞各類包裹、郵件一百多萬件,妥投疑難郵件3萬多封,收寄包裹50多萬件,當地人親切地稱我為“海上郵路中的鴻雁”。

  現在通信發達了,投遞效率大幅提升,郵政服務項目也不斷豐富。2020年,我向島上民營企業家馮志剛推薦了珠海郵政為漁民打造的專屬“海島居民保險”,可為他們提供出海作業意外傷害或疾病、家庭財產等保障。馮志剛為42位員工購買了保險,給他們吃下定心丸。

  外伶仃島海洋資源豐富,但每到冬季,游客銳減,海鮮干貨銷售就進入了淡季。近年來,中國郵政大力發展農村電商,開辟了“郵樂小店”電商平臺。我手把手教漁民們用好互聯網技術,把海鮮干貨放在平臺上出售。新冠肺炎疫情來襲后,我們鼓勵漁民“放下打魚網、接上互聯網”,通過平臺讓海鮮干貨由海島直接運到千家萬戶。

  光陰轉眼即逝,我親手栽種在營業所門口的樹苗已枝繁葉茂。而我的工作內容從送報紙、信件,到送包裹、快遞;運輸方式從用包背、用肩扛,到手推車、電動車。我會這樣繼續忙碌下去,因為外伶仃島海上郵路發展的一小步,折射著現代郵政業發展的一大步。

  肩扛的是生活的希望

  講述人:全國勞動模范、中國郵政集團有限公司河北省蔚縣分公司步班岔道線郵遞員 曹正富

  我的家鄉位于河北省張家口市蔚縣,地處恒山、太行山、燕山三山交匯處,不少地方山勢陡峭、道路坎坷。我負責的岔道線是蔚縣最長的步班投遞線,零星分布著27個村落。

  28年里,我每次出班,都要背著十多公斤重的郵件,用將近三天時間,徒步經過27個村落,往返137公里,翻越12座大山。其中,羅切崖洼、黑溝梁等山峰高度都在海拔1800米以上。

  每年夏天,是張家口一年中雨水最多的時節,一落雨,原本就不好走的山路便更加泥濘。一次,在前往北相府村投遞的途中,突然下起暴雨,山洪奔騰而下,擋住去路。我怕郵件被淋濕,便脫下雨衣包好郵件躲到山崖下。大雨滂沱,眼看天漸漸黑了,還是寸步難移,我只能懷抱郵件蹲在山崖下熬過這一夜。天亮后,雨勢轉小,我沿著泥濘山路行進,不知摔了多少跤。當我將郵件送到村民手中時,大家急忙給我拿毛巾、倒熱水。他們關切的眼神,一下子消解了我滿身的疲憊。

  這些年來,我和郵路上的鄉親們早已成了一家人。西高莊村有位叫伊世錄的村民,孩子得了癲癇病,一家人很著急。但山里交通不便,求醫問藥困難。我得知后,經常幫他墊錢捎藥。華疙瘩村有位疾病纏身、行動不便的老大娘,孩子在外地打工,我就長期幫她從城里帶藥。不管是否出班,只要老大娘需要,我都會往返幾十公里將藥送到她手里。

  很多人不理解,在通信如此發達的今天,郵遞員還被需要嗎?其實,依然需要。就拿我負責的岔道線來說,隨著經濟發展,通往空中草原旅游景區方向已經有了一條盤山公路,但除岔道村外的26個村子全部都在半山腰或者山頂上,對外交通依舊不便。同時,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升,網絡購物日益增多,我的郵包反而更重了。

  有人問我,你為什么能堅持到今天?我說,我是共產黨員,我要是不干了,就是再來兩三個人,怕是也干不長。那鄉親們怎么辦?

  很多時候,我覺得自己不僅僅是個郵遞員,更是溝通山區與外界的樞紐;我肩扛的不僅是郵包,更是村民們生活的希望。每每念此,我就會更加堅定決心,決不辜負鄉親們的信任和期待。

  奔波在世界海拔最高的鄉鎮郵路上

  講述人:全國民族團結進步模范個人、中國郵政集團有限公司格爾木市分公司格爾木至唐古拉山鎮郵路投遞員 葛軍

  我的祖籍在上海,爺爺當年支援西北建設,來到青海定居。我的太爺、爺爺、父親都從事與郵政相關的工作,2009年,我從軍隊退役后,也選擇了與他們一樣的職業。

  從青海省格爾木市到唐古拉山鎮,南北綿延近500公里的冰雪地帶上,郵路一度不暢。十多年前,“格-唐郵路”正式開通,當地人稱之為“鴻雁天路”。這條路單程長500公里,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鄉鎮郵路,沿線設有23個郵件交接點,為沿線的兵站、機務站、養路站、機關干部和牧民群眾提供服務??梢哉f,這是一條促進民族團結、鞏固國防建設、推動軍民共建家園的特殊郵路。

  走這條郵路,真有點艱險。2010年,一個風雪天,我去給駐守青藏鐵路三岔河大橋的武警某部送一大捆郵件。途中山勢陡峭,還要攀爬一條在山崖上開鑿出的150級“天梯”。當我爬到一半時,突然感到一陣眩暈,就下意識低頭蹲下。這時一陣大風刮來,差點兒將我掀落山崖,我緊緊抓住天梯一側的鐵欄,才化險為夷。

  幾年前,當地私家車很少,老鄉們要去格爾木市得搭車才行。一天,二道溝保護站的工作人員告訴我,老鄉扎婭的孩子持續高燒,得去市里看病,攔不到車,想讓我送他們去格爾木市醫院。我立刻向上級匯報,經批準后,連夜奔波了幾個小時,終于在凌晨3點多把孩子送到了醫院。這樣的“舉手之勞”還有很多。

  與父輩們“用雙腳丈量郵路”相比,如今的工作條件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十多年郵路奔波,經歷一次考驗,便增強一分意志。作為一個有著20多年黨齡的老黨員,這些困難不會讓我退縮,只會讓我對自己的選擇更加篤定。我愿堅守雪域高原,為沿線軍民的幸福奉獻力量。

  我曾經是一名“溜索飛人”

  講述人:云南省昭通市第五屆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昭通市巧家縣京東快遞員 劉平來

  我是京東的一位快遞小哥,服務區域位于川滇交界的橫斷山脈中。我們配送站有四五名配送員,主要負責大件商品的配送。

  巧家縣城雖小,但到了電商購物節等節點,每天也會有上百單大家電訂單。我們承諾三天內送貨到家,所以,每天一早就要到分揀站規劃配送路線、聯系顧客確認時間、送貨上門,一直忙到晚上,甚至凌晨才能回家。為了趕時間,我們經常蹲在路邊啃面包當飯。

  巧家縣地形復雜、山高谷深,交通不便,給配送帶來不少困難。比如,鸚哥村幾年前還依靠溜索與外界保持來往。那座“鸚哥溜”被稱為“亞洲第一高溜”,溜索距江面260米高,長470米,半封閉的溜箱在懸崖峭壁間晃晃悠悠,望之令人心驚膽戰。但是,每當想到江那邊的老鄉們翹首以盼等著物資,我就壯著膽子做起了“空中飛人”。

  脫貧攻堅改變了縣里的生活,交通也改善了很多,送貨難度大大減輕。鸚哥村修了公路和大橋,我們再也不用溜索運貨了。

  隨著互聯網購物的發展,村民們也會遇到新的難題。比如,常有老人因為不會用智能操作系統而著急,我們都盡力幫忙。每當看到鄉親們能享受到和大城市無差別的購物體驗與服務時,一種滿足感就會在我心中涌動。

  2021年,全球在建的最大水電站——白鶴灘水電站首批機組發電,我們也常給電站周圍的移民戶送貨。我明顯感覺到這幾年農村消費水平越來越高,購買三開門大冰箱、70寸大電視的人不在少數。

  習近平總書記說:“‘快遞小哥’工作很辛苦,起早貪黑、風雨無阻,越是節假日越忙碌,像勤勞的小蜜蜂,是最辛勤的勞動者,為大家生活帶來了便利?!边@種關愛,讓我們渾身更有干勁。

  我有個夢想,組建一支團隊,通過網絡平臺讓更多人了解昭通,用直播帶貨讓昭通土特產走出去,吸引年輕人回鄉。如果做得好,還能形成物流產業鏈。

  父親一直教育我,人生在世,給別人以幫助才有意義。這些年,我給孤兒院捐過一萬元錢;2014年魯甸地震時,第一時間加入抗震救災隊伍;遇到洪水,便背著老人孩子們過河。我喜歡拍照記錄生活日常,這些記錄還在網上引發了關注。給別人帶來快樂是我的心愿,我會努力把工作做到極致。

  在西藏日喀則,我們這樣送快遞

  講述人:中通快遞集團西藏日喀則網點負責人 左曉鋒

  2013年,身為90后的我辭掉了山西老家穩定的工作,獨自乘火車來到3000公里外的西藏日喀則,成了一名“快遞小哥”。這樣的選擇聽起來有點兒浪漫主義,但在現實中,我其實是一個腳踏實地的實踐者。

  日喀則平均海拔3850米,晝夜溫差大、紫外線強,空氣含氧量僅為內陸的50%。來到這里的第一天,頭疼、疲倦、呼吸不暢等高原反應就找上了門。那時,這里的快遞業并不發達,整個快遞網點只有三個人,我必須身兼數職,搬貨、掃描、派件……就這樣堅持了下來。

  那時的日喀則雖然是西藏第二大城市,但由于交通不便,包裹進港量還比不上內地一個村莊多。為了讓百姓們生活更便利,我一邊教當地年輕人學習網購,一邊教他們把當地特產搬上網絡進行銷售,增加些收入。

  剛開始,由于語言不通,和當地人交流并不順暢。于是,每天晚上我都請教網點的藏族小伙兒,向他學習當地語言。

  由于接觸網購比較晚,老鄉們對這種消費方式還不太熟悉。比如,網購產品出現了問題,他們會來找快遞員而不是找客服解決。我便耐心地教他們在手機上與客服溝通、進行退款。如今,當地很多農牧民已經熟悉了網購,并能順暢地與客服交流了。

  幾年下來,我們從一個只有3名員工、門店面積60多平方米的小網店,發展成能為22個末端加盟網點和門店提供分揀和客服保障,為近百人提供崗位的就業創業平臺,并將快遞服務延伸到了區域內16個貧困縣。

  隨著業務增多,團隊還吸引了不少返鄉創業就業的年輕人。日喀則白朗縣曲奴鄉達玉村的次仁白珍從西藏大學畢業后,主動加盟我們網點。這樣,白朗縣便擁有了第一家民營快遞公司,解決了當地群眾寄件難、取件難的問題。

  現在,快遞已成為改變居民生活方式、促進日喀則經濟發展的新動力,也為當地人就業創業搭建了新平臺。站在高原上的我們,腳下的路更堅實、更開闊了。

郵車行駛在四川甘孜州雪線郵路上。 新華社發

在中國郵政寧夏銀川郵區中心局郵件處理中心,工作人員在分揀車間進行消殺作業。 新華社發

在中國郵政衡陽郵區中心局郵件處理中心,工作人員在分揀快遞包裹。 新華社發

在安徽太湖縣北中鎮桐山村,郵遞員吳義陽將代購的糯米送到老人手中。 新華社發

郵車行進在大渡河大峽谷入口的懸崖絕壁之上。 新華社發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